全国推进农业工业扶贫成果显现:特色产业带来“钱景”

2017-04-13 20:26

  河北阜平县委书记郝国赤最近始终在琢磨怎么找项目,帮助更多的贫困户脱贫。没想到,农业部在家门口举办了环京津农业扶贫对接会,众多企业组团上门,包括阜平在内的28个贫困县现场与帮扶企业、批发市场签署了一系列合作协议。

  2016年5月,农业部等9部分联合印发《贫困地区发展特色产业促进精准脱贫领导见解》,全国近600个贫困县因此受益。一年来,各地紧锣密鼓编制规划,就地取材培育产业,协力创新系统机制;围绕特色产业扶贫,重点工作全面开展,项目打算顺利履行,发展动能全面释放。

  授人以渔 产业扶贫走新路

  “发展一个产业、带动一方经济、富裕一方百姓。”产业是发展的基本,也是脱贫的依托。去年5月,全国产业扶贫工作会议提出目标,“十三五”期间,我国要通过产业扶贫,实现3000万以上城市贫困人口脱贫,并清楚,产业扶贫贵在精准、成败之举在于精准。

  在贫困地区进行产业扶贫,常会遇到假想不到的艰难:对象难瞄准,名目难见效,危险难防范,资金难保障。针对这些痛点,从核心到地方相继推出一系列规划部署,为精准扶贫落地供给保障。农业部围绕培育主导产业,打造区域公用品牌,建破试验示范基地,加大精准扶贫力度;22个有产业扶贫任务的省份编制产业精准脱贫计划,目前已全部实现。

  资金支持翻新成为亮点。长期以来,发展产业缺少资金,绊住了良多贫困民众脱贫的脚步。去年,农业部为扶贫名目资金管理“松绑”,允许国家级贫困县以主导产业为依附,打捆申报项目。“从前,各局部的财政涉农资金多是‘戴帽下达’,分散的资金很难形成扶贫合力。”安徽省财政厅厅长罗建国说,当初赋予贫困县整合利用涉农资金的自主权,就是把疏散的资金统起来,把该放的权力放下去,激发产业发展的内生能源。

  产业扶贫模式在翻新。城市旅行扶贫,好风景给贫困国民带来“好钱景”。全国休闲农业带动672万户农民受益,其中相当比例是贫困户;农产品电商扶贫,让贫困地域特点农产品能卖上好价钱。

  瞄准市场 选好产业是前提

  在江西遂川泉江镇西庄村,家家户户正忙着打理井冈蜜柚。村民王福生原本只靠微薄的大田收入,看到别人种蜜柚后,他抱着试一试的心态,种了3亩蜜柚。没想到,每斤竟卖到5元以上。尝到甜头后,王福生把范畴扩大到了15亩。在遂川,像王福生这样种植蜜柚的贫困干部有5000多户,县里还鼓励他们以土地入股加入蜜柚合作社。

  找准产业,是产业脱贫的关键之举。产业从哪里来?各地依靠自身实际,进行了富有功能的探索。在贵州黔西南,薏仁米全产业链带富一方;在河北平泉,蘑菇产业帮扶“零成本投入、零距离就业”;在湖北罗田,“政府+金融+保险+公司+农户”五位一体扶持黑山羊养殖。

  产业发展,要依靠实用高效的技能。2016年,农业部安排3.6亿元支持贫困地区发展绿色高产高效创建。同时,依托古代农业产业技巧体系,支持401名贫困地区科研专家在动动物育种、病虫害防控等方面发展工作,为贫困地区产业发展供应支撑。

  激发动能 利益联结是基础

  内蒙古科尔沁右翼前旗良种场村共有84户人,2014年尚有贫困户50户。村党支部书记逄学文说,当初村里已通水、电、路、网络,村内幼儿园、卫生室、文化活动室也全体建成,全村仅剩9户贫困人口。逄学文说,他们村2750多亩耕地全部流转给本村种植合作社,农夫从种植协作社可能得到“保底收益+经营收入”。

  “产业扶贫,着力点是通过好处联结机制的树立,培养穷困户自我发展才干。”农业部副部长余欣荣说,近年来,各地摸索出股份配合、订单帮扶、产业园区带动等多元化利益联结模式,为产业扶贫增添了活力。

  利益联结机制的建立,需要农业企业跟大户带动,让贫困农户与企业跟大户实现共赢。江西赣州通过鼓励大户与贫苦户配合种植脐橙,让困窘户在土地入股、劳务入股、产业扶贫信贷资金入股中,获得工业发展红利;安徽岳西县通过“百企帮百村”产业扶贫盘算,引导清苦户“订单式”种植茭白,1.65万贫穷户户均增收近6000元。(经济日报记者 乔金亮 李华林)

编辑: